网络差评师终要为失信“买单”

对于伴随电子商务发展滋生出来的网络差评师,电商平台不能袖手旁观。记者了解到,江苏省海门市人民法院近日受理了一起关于电商平台诉网络差评师侵权的案件,阿里巴巴以侵权为由起诉三名利用恶意差评敲诈商家的差评师,请求法院判令赔偿1元,并在淘宝网主页向商家致歉。

此前,2017年4月,三被告共谋利用恶意差评在淘宝上敲诈商家。三人分工明确,杜某挑选店铺和商品,然后将链接发给邱某某。邱某某购买收货后,直接给差评,待商家联系她后,她就将杜某的联系方式推给商家。接下来,杜某便与商家讨价还价,要求商家“花钱消灾”,否则“让更多的人来给你差评”。邱某某见有利可图,便拉着弟媳张某某一起做。

据了解,落网前,三人共敲诈勒索了5位商家,每笔600-8800元不等,共计2万余元。然而三人的恶行并没有持续太久。阿里巴巴安全部接到商家举报后,协助警方侦破此案。

令人意外的是,邱某某竟是江西的一名公务员,本想兼职赚点小钱,没想到走上犯罪道路。2017年7月,警方将正在机关大院办公的她带上警车。同年11月,海门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杜某等三人缓刑,并处罚金。

记者调查发现,近年来,针对恶意差评行为,电商平台不仅完善投诉举报机制,升级评价规则,协助配合执法机关打击外,而且尝试通过诉讼手段维护平台营商环境。很多恶意买家专门做差评师,以给网店差评为手段向店家索要钱财,要避免这种伤害,店家客服要及时识别买家身份,并在交易没完成的时候采取有效手段,保存好证据。

“恶意差评扰乱电商经营秩序,侵犯商家财产权利,损害了合法营商环境。”对此,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认为,对恶意差评人,应当综合治理,多措并举,从平台来说,要加强监管,对恶意差评还是正常评论应当有甄别机制,对确认为是恶意差评的要给予一定处罚。而在举证和认定问题上,平台要进行协助,同时商家也要保存好聊天记录和单据。

“平台要对恶意差评零容忍,对于恶意差评师,要加大主动发现线索的力度,及时推送给行政机关和执法机关,同时要加强对商家的教育,让用户向差评师说‘NO’,并帮助遭恶意差评的商家报案,提供法律帮助,平台介入才能降低其维权成本,这样效果更好。”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副教授高艳东说。

“信用评价系统是消费者主要决策参考之一,也是淘宝最为核心的竞争力之一,三被告虚假的评价数据污染了淘宝的评价系统,侵害了其完整性和真实性。”淘宝在起诉书中认为,前述三被告的行为不仅直接损害被敲诈的商家权益和淘宝对评价数据所享有的合法权益,更为严重的是误导了消费者。

“打1元官司并非为赔偿,而是警示差评师,这是一种违法行为。”阿里巴巴集团高级法务专家张译文说,诉讼本身是提高违法成本的一种方式,对差评师而言,涉诉后要应诉本身就是一种成本和心理震慑。阿里未来会持续打击,也将联合受害商家共同起诉。

高艳东建议,除刑法外,其他法律治理也应跟进。比如行政法,对达不到敲诈勒索定罪数额或次数标准的,可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予以行政处罚。“这需要行政部门要更新理念,对恶意差评行为的危害性要给予重视,它不仅侵犯消费者、被敲诈的商家利益,更侵犯互联网公平交易的秩序,对整个经济健康发展来说是一块毒瘤。”

高艳东认为,恶意差评师属于互联网空间的失信行为,应该纳入失信者名单,对他的交易行为进行限制,对他的网络活动进行限制,让他付出更多代价。通过失信者名单建设,多管齐下,形成合力,才能有效遏制恶意差评行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米偌分享网 » 网络差评师终要为失信“买单”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